|
|
|
|
移动端

第12章 天才沃兹(6)

《黑客》本书更新了一些著名黑客的最新资料,包括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理查德·斯托曼和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并讲述了从早期计算机研究实验室到最初的家用计算机期间一些妙趣横生的故事。本节为大家介绍天才沃兹。

作者:赵俐/刁海鹏/田俊静 译来源:机械工业出版社|2011-10-20 11:00

第12章 天才沃兹(6)

在这个过程中,经验丰富且对苹果公司的未来同样非常在意的迈克.马库拉教给了乔布斯很多东西。有一件事他们俩看得越来越清楚,那就是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关注的只是他的计算机而不是整个苹果公司。对沃兹尼亚克来说,Apple 计算机是他的一件杰作,不是用来赚钱的工具;是他的一件艺术品,不是他的生意。只要能攻克一个个难关、节省更多的芯片并到家酿计算机俱乐部炫耀一番,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作为黑客,这么做是可以的,但马库拉希望沃兹尼亚克至少也应该把时间全部投在公司的事务上。他让乔布斯转告他的合伙人,如果沃兹还希望苹果公司能够发展壮大,他必须辞去在惠普的差事,全力投入Apple II 计算机的前期生产工作中来。

对沃兹尼亚克来说,这是一个十分艰难的决定。“这和那年我们在车库里组装成Apple I 计算机的情况截然不同,”沃兹尼亚克后来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如此说道。“这是一家实实在在的公司。我设计计算机是因为我喜欢设计,喜欢在众人面前炫耀一番。我的动机根本不是开一家公司挣大钱。迈克给了我3天时间考虑是否要辞去我在惠普的工作。我喜欢惠普。那是一家很不错的公司,在那里工作我没有什么顾虑,并且那里也有很多我感兴趣的工作。我不想离开惠普,所以我拒绝了迈克。”

当史蒂夫.乔布斯得知沃兹尼亚克的决定后,立刻打电话给沃兹尼亚克的亲戚朋友,请求他们说服沃兹尼亚克从惠普辞职,全身心为苹果公司工作。一部分人这样做了。就在有人问沃兹尼亚克“为什么不为了把Apple II 计算机推广到全世界而工作呢”的时候,他真的开始重新考虑了。不过,即便他同意从惠普辞职、全力和乔布斯一起工作以后,他还是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不再符合纯粹的黑客理念了。开一家公司创业和钻研计算机或从事创造性设计的工作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开公司的目的是为了赚钱。用沃兹尼亚克自己的话说就是“已经踏入了红线”。绝不见利忘义——沃兹尼亚克信任他的计算机并对他们这个小团队有能力制造和销售这款计算机充满信心——可是“我怎么也不可能把苹果公司和进行良好的计算机设计联系起来。设计Apple 计算机的初衷并不是为了赚钱。而之后创立苹果公司则是为了赚钱。”

这个重大决定标志着小型计算机功能的转变。既然像沃兹尼亚克一样的黑客开始制作带有终端和键盘的计算机了,这种计算机对普通人的用处就可能要大于对发烧友的用处,还处于“小荷才露尖尖角”阶段的微型计算机,其未来的发展方向也不再掌握在那些黑客的手中了。这种现象距离TMRC 黑客引入TX-0 计算机几乎已经20 年了。现在,计算机的商业化趋势才是王道。

1977 年1月,这家大约只有五六个人的年轻企业(1977 年3月才正式注册成为一家公司)搬到了位于库比提诺的Stevens Creek Boulevard 内一间狭小的房间内,不远处有一家“7-Eleven”便利店和一家Good Earth 健康食品饭馆。沃兹尼亚克更喜欢走到同一条街另一头的Bob’s Big Boy 餐厅就餐。他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和威金顿来到这家餐厅,点一杯咖啡,喝上一口后,开始评论咖啡的口感不佳,然后把大半杯咖啡都留在桌上。这成了两个人的惯例。沃兹尼亚克喜欢带上一包Fizine,那是一种会产生气泡、用来中和胃酸的胃药。他会把它倒进Bob’s Big Boy 店桌上放着的糖罐里,然后等着看看会有哪个毫无觉察的顾客会将这种东西当作食糖放进咖啡里。这种药放进水里后就会让咖啡像火山一样翻腾起来。沃兹尼亚克对这样的恶作剧乐此不疲。不过更多的时候,沃兹尼亚克会一直说个不停,主要是技术方面的话题,有时也会谈到Apple 计算机。威金顿和埃斯皮诺萨那时都还没从高中毕业,两人都或多或少受到乔布斯那策划人般的高谈阔论的影响,喜欢神侃。他们两人坚信,虽然他们搬到了Stevens Creek Boulevard,但追求家酿计算机俱乐部的宗旨没有变。“每个人都非常坚定,”威金顿后来说,“我们的动力与其说来自正在发生的一切,不如说来自对未来将要发生事情的期待。也就是说我们的公司会成为一家成功的企业,会给所有人呈现一台前所未有的、最为优雅的计算机。”

他们常常夜以继日地工作,焊接、设计、编程,不一而足。沃兹尼亚克的另一位朋友也在苹果公司做硬件技师,在工作时他常常会学学鸟叫来取悦大伙。而沃兹尼亚克本人,一会儿乱开玩笑、一会儿玩玩游戏,接着像变戏法似的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完一大堆工作。沃兹尼亚克和他的朋友正在设计制作一台和当时销售得最火爆的Altair 、Sol 以及IMSAI 完全不同的计算机。史蒂夫.乔布斯和迈克.马库拉意识到Apple 计算机的市场定位绝不仅仅局限在计算机发烧友,于是他们要让计算机的外观变得再友好些。乔布斯为此专门聘请了一位工业设计师,将Apple 计算机的塑料外壳设计成光滑、平和的样子,颜色为土壤的浅褐色。他相信,一旦将沃兹尼亚克的这款计算机推向市场,它必将成为众望所归的一台机器。Apple 计算机的总线和S-100 总线一样,可以连接附加电路板来增加其他有意思的功能;沃兹尼亚克还接受了他的朋友艾伦.鲍姆提出的建议,在苹果计算机内设计了8个“扩展槽”,这样其他生产商可以轻而易举地把兼容电路板插进去。当然,这也要归功于Apple 计算机的“开放式”架构;为了贯彻黑客道德的宗旨,沃兹尼亚克公开了Apple 计算机的所有技术细节,以利于他人在此基础上继续深入下去。设计中的每一处技巧和方法,BASIC 语言解释器(这个功能是通过用电线连接一块定制电路芯片才附加进Apple 计算机的)中的每一个编码构思,都在文档中详细注明并免费发布给需要的人使用。

在某些情况下,沃兹尼亚克和乔布斯还需要从家酿计算机俱乐部的同伴那里得到些帮助。一个典型的示例就是,两人在俱乐部里认识的朋友的帮助下,成功获得FCC (Federal Communication Commission,联邦通信委员会)生产计算机的许可。事件的起因是一个名叫罗德.赫尔特、原本效力于Atari 公司的工程师,他一直帮助他们设计电源。有一天他失望地地告诉乔布斯,Apple 计算机和电视机之间的连接器——射频(RF)调制解调器——发出的干扰信号太多,不符合FCC 的要求。于是乔布斯就去找马蒂.斯珀格尔帮忙,也就是那个人称“破烂王”的人。

斯珀格尔是家酿计算机俱乐部的常客,他常常会带来很多稀有零配件并免费送给需要的人。“我扫一眼装配件的盒子,然后说‘这个盒子里什么零配件都有,’接着大家以每小时600 英里的速度一拥而上,在我把盒子递给他们之前就把它抢走了。”他对电子配件市场的消息灵通,最近又通过一批游戏操纵杆发了一笔小财——在Altairs 和Sol 计算机上玩像史蒂夫.东皮耶编写的Target 一类游戏时可以使用这些游戏操纵杆。有一次,他的公司——M&R Electronics,甚至还进了一套计算机组装件,但从来无人问津。那天,马蒂来到位于库比提诺的只有一间办公室的苹果公司总部,和沃兹尼亚克、乔布斯以及罗德.赫尔特商量有关调制器解调的现状。毫无疑问,苹果公司不能发售装有现在这种调制解调器的计算机。于是会议决定,由赫尔德提供给马蒂.斯珀格尔有关这种调制解调器的详细规格,斯珀格尔负责制作。“我的任务是要让Apple 计算机不受FCC 有关规定的制约,”斯珀格尔后来说。“我要做的就是生产调制解调器,苹果公司要做的就是给用户生产Apple 计算机。最终用户可以从销售商那里买到调制解调器,拿回去插到计算机上就行了。所以说,防止RF 干扰的责任现在落到最终用户的身上了。”

这是家酿计算机俱乐部避免官僚式的羁绊、“互通有无,共同获益”的典型案例。斯珀格尔又问乔布斯,假如M&R 用“Sup’r Mod”的名字以每个30 美元的价格销售,总共需要多少个这样的调制解调器,乔布斯向他保证说“多得很”,理想的话,大概每月能卖50 个。

【责任编辑:云霞 TEL:(010)68476606】

回书目   上一节   下一节
点赞 0
分享: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读 书 +更多

设计模式:可复用面向对象软件的基础(双语版)

《设计模式:可复用面向对象软件的基础》(双语版)是引导读者走入软件设计迷宫的指路明灯,凝聚了软件开发界几十年的设计经验。四位顶尖的...

订阅51CTO邮刊

点击这里查看样刊

订阅51CTO邮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