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51CTO旗下网站
|
|
移动端

第12章 天才沃兹(2)

《黑客》本书更新了一些著名黑客的最新资料,包括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理查德·斯托曼和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并讲述了从早期计算机研究实验室到最初的家用计算机期间一些妙趣横生的故事。本节为大家介绍天才沃兹。

作者:赵俐/刁海鹏/田俊静 译来源:机械工业出版社|2011-10-20 10:57

第12章 天才沃兹(2)

他一直梦寐以求的就是有朝一日给他自己设计一台计算机。此前,他已经制作了一台电视打字机,这是非常有意义的第一步。当然,他的目标是制作一台计算机以激励更多人来研究计算机——这就是所谓“用来制作更多工具的一种工具”(Tool to Make Tools)的理念,他要从一个系统衍生出更多的系统。这个思路比此前任何人的思路都要高出一筹。

那可是在1975 年,假如有人听到过他的这个雄心壮志,多数都会认为他是在痴人说梦。

后来,艾伦.鲍姆看到贴在一块公告牌上的家酿计算机俱乐部聚会的通知,并告诉了沃兹。两人于是一起参加了这次聚会。那时,在鲍姆的单位(惠普公司)里到处都是最新型的计算机,他确实懒得动手制造一台自己的计算机,因此对这次聚会只是抱着“不妨一看”的心态来的。但沃兹却实实在在被震住了。那里有30 个跟他志趣相投的人——这些人的想法疯狂大胆,无不执著于制造一台属于自己的计算机。会上,马蒂.斯珀格尔给大家分发了8008 芯片的数据手册,沃兹拿了一份回去仔细研读。最后他发现,他正在构思的迷你型计算机(其实就好像DEC 公司制造的大型机构一样)根本是多此一举。微型芯片就能胜任所有这些工作了,就像他当天晚上见到的Altair 计算机那样。他竭尽所能搜集关于微处理器的文章和书籍来学习,还到处写信索要更多的信息;他研究各种I/O 设备和芯片的文件,并着手设计他那台终极计算机的电路。第二期家酿计算机俱乐部的新闻通讯上刊登了他当前工作的进展报告,如下:

我自己设计并制造出了电视打字机……重写了《Pong 》游戏,编写过一

款被赞誉为重大突破的视频游戏,还有一个非常简单的NRZI (倒转不归

译注3)磁带数据读取器。我正在研发一种有17 Chip 的电视游戏(包含

内零置三块游戏玩板);还有一种有30 Chip 的电视显示器。技能:全数字

设计、界面、I/O 设备、时间紧迫、有电路图。

史蒂夫.沃兹尼亚克非常喜欢家酿计算机俱乐部的氛围:这里不仅举办活动,而且大家不厌其烦的试验精神以及在电子领域的创新热情十分高涨,这一点对他来说就像呼吸的空气和吃的垃圾食品一样不可或缺。即使一个像他这样平时不太合群的人也开始结交朋友了。沃兹常常用家里的终端登录Call Computer 服务上专为家酿计算机俱乐部会员设立的账户(Call Computer 可提供人们用家里的终端通过电话线访问大型主机的一项服务)。这台计算机上有个程序很像MITITS 系统上的一个功能——当两个人同时登录这台计算机时,他们可以相互“交谈”和共享信息。沃兹不仅用这个功能和其他人进行在线交流,而且还深入到系统内部,甚至还找到了一个打断别人在线聊天的方法。于是,话说有一天,戈登.弗伦奇正通过计算机和人大谈特谈他在以8008 芯片为核心的“雏鹰”计算机上发明的新机巧,就在他“聊”得满面红光之际,他的家用终端竟然莫名其妙地开始出现一个又一个几近下流的波兰笑话。弗伦奇后来一直都不知道,那一刻位于几英里以外的史蒂夫.沃兹尼亚克笑得肚子都疼了。

沃兹还碰到了一个叫兰迪.威金顿的运动员,他14 岁,黄头发,也是个对计算机着迷的少年,曾努力要在Call Computer 找一份工作。威金顿的住处和沃兹尼亚克夫妻俩乱糟糟的车库公寓在一条街的两头,他常常搭沃兹的顺风车参加家酿计算机俱乐部的聚会。还没上高中时,威金顿就喜欢上了计算机。渐渐地,他对沃兹深厚的计算机功底崇拜得五体投地,同时,时年25 岁的沃兹“可以与任何人谈论任何技术问题”,甚至包括一名像自己这样的14 岁少年,这一点更令威金顿赞赏有加。尽管兰迪的父母担心计算机会占据他们宝贝儿子的全部生活,但每次从家酿计算机俱乐部参加聚会的返回途中,在位于福特希尔戴夫(Foothill Drive)市的丹尼饭馆里,沃兹都要给他非正式地灌输计算机知识。这样一来,他对计算机的痴迷程度有增无减。他们开着沃兹老旧的美宜堡轿车一路行驶,有时停下来买些可乐、炸薯条和洋葱卷。车后座上堆着几十个麦当劳的食品袋和技术杂志,令人费解的是,由于下雨时沃兹从不摇上车窗玻璃,这些东西全都湿漉漉的。“我会问沃兹特别愚蠢的问题,好让他一直跟我说话,例如,‘BASIC 语言的解释器是怎么工作的?’然后就一直听他说,直到他说完为止。”威金顿后来回忆道。

译注3:NRZI(Non-Return-to-Zero, Inverted ,倒转不归零)在电信领域中,这是指一种将二进制信号映射为物理信号的算法。

不久,沃兹尼亚克认识了另一名家酿计算机俱乐部成员约翰.德拉浦32 ,他正好在Call Computer 担任工程师,是一名临时工。约翰.德拉浦还有一个绰号更为大家所熟知,“嘎吱船长”(Captain Crunch),也就是1971 年曾经激起沃兹浓厚兴趣的那本《Esquire 》中提到的“盗用电话”的英雄人物。德拉浦极富“原生态”特征的嗓音听起来就像是火灾警报器发出的呜呜声,他衣着凌乱,黑色的长头发似乎从来也没有认真梳理过。后来他发现随早餐麦片附送的哨子还有些特殊用途以后,他的这个绰号也就传开了。什么用途呢?只要一吹这个哨子,就会产生正好是2600Hz 频率的音质,而这一频率正是电话公司在电话线上传送长途话音使用的频率。约翰.德拉浦当时还是一名驻扎海外的美国空军士兵,他就用这种方法“免费”译注4给国内的朋友打长途电话。

不过德拉浦的兴趣远不止打免费电话这种小把戏。他本就是一名有黑客潜质的工程师,没过多久,他的探险行动便得到了充分的证实——他又瞄上了通信公司的电话系统。“我确实盗用了电话,原因有且只有一个,”他后来对《Esquire 》的记者(这位记者使他在1971 年一举成名)说,“我正在学习电话系统。电话公司就是一个系统,计算机也是一个系统。你明白吗?假如我继续下去,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探索一个系统。这是我的兴趣所在。电话公司其实就是一台计算机。”TMRC 的黑客和德拉浦也有着相同的兴趣,特别是一个叫斯图尔特.尼尔森的人(这位MIT 的黑客从小就仔细研究过各种电话);不过德拉浦不像尼尔森那样可以通过很多高精尖设备来研究电话系统,他只有自力更生,想出了很多土办法。(尼尔森曾经见过一次德拉浦,但这位出身名门的MIT 黑客对德拉浦的技术能力并不以为然。)德拉浦结交了一批跟他趣味相投、也喜欢盗用电话的人,其中很多是盲人,但他们有本事轻而易举地分辨出系统中瞬间即逝的音调。在这些人的帮助下,德拉浦惊讶地发现原来还有另外一个电话系统,利用这个系统,可以访问正在测试的交换机,也可以切入用于验证通话的主干线以便在用户通话时直接插话(一次,某个他迷恋的女士正和一个男人在电话里交谈,他一怒之下突然插话,把那名女士吓得半死),甚至还可以访问海外的交换机单元。很快,他就发现怎样从一条线路跳转到另外一条线路上,就像斯图尔特.尼尔森10 年前开始慢慢熟悉PDP-1 计算机一样,他也掌握了所谓“蓝盒”的秘密,就是如何将声音通过电话线传送出去,以获得免费长途电话功能的技巧。

不过约翰.德拉浦时不时的冲动行为让他看起来好像一个长大了的婴儿,啼哭着想要吮吸母亲那“系统知识”的乳汁。他并没有MIT 黑客那股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劲头——那些打算向想要免费打长途电话的人推销“蓝盒”的经销商没费什么口舌就说得他也开始收集关于“蓝盒”的信息来——即上门推销,和沃兹尼亚克与乔布斯在伯克利大学学生宿舍挨门挨户所做的工作一样。

【责任编辑:云霞 TEL:(010)68476606】

回书目   上一节   下一节
点赞 0
分享: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读 书 +更多

Solaris 内核结构(第2版)

本书描述了Solaris 10和OpenSolaris内核中所有主要子系统的算法和数据结构,对第1版进行了大幅修订,加入了很多新的内容。全书从头到尾都采...

订阅51CTO邮刊

点击这里查看样刊

订阅51CTO邮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