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移动端

第12章 天才沃兹(1)

《黑客》本书更新了一些著名黑客的最新资料,包括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理查德·斯托曼和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并讲述了从早期计算机研究实验室到最初的家用计算机期间一些妙趣横生的故事。本节为大家介绍天才沃兹。

作者:赵俐/刁海鹏/田俊静 译来源:机械工业出版社|2011-10-20 10:57

开发者盛宴来袭!7月28日51CTO首届开发者大赛决赛带来技术创新分享

第12章 天才沃兹(1)

家酿计算机俱乐部开会的时候,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并没有和李.费尔森斯坦一道坐在SLAC礼堂的前面。在聚会的“消息发布”环节中他也不太积极。他没有宏伟的政治动机,更无意在一切都讲究循规蹈矩的社会中酝酿什么类似CommunityMemory的前卫计划。每次开会,他都和几个追随他在数码领域探索的小跟班一道坐在屋子后面——这些大都还是高中生的计算机爱好者,无不对沃兹尼亚克的计算机造诣佩服得五体投地。沃兹尼亚克的衣着打扮通常和乞丐无异——头发随随便便地披散在肩上;留胡子的目的,与其说是为了增强其面部特征,倒不如说是要省去费时费力刮脸的麻烦。至于着装——牛仔裤和运动衫——总是一成不变,也总是显得不太合身。

史蒂夫.沃兹尼亚克(他的朋友们总是称呼他“沃兹”)是体现家酿计算机俱乐部的精神和增效作用最生动的例子。正是沃兹尼亚克和他所设计的计算机(至少在硬件方面)最大限度地贯彻了黑客道德的理念,堪称家酿计算机俱乐部留给后人的宝贵财产。

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并没有像李.费尔森斯坦那样通过个人的奋斗和对政治的思考来实现其黑客主义的梦想。说起来他更像理查德.格林布莱特和斯图尔特.尼尔森,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黑客。他在加州的库比蒂诺长大,那里的街道曲折蜿蜒,两旁遍布一户一屋(single-family home)译注1式的住宅。这些建筑的特点是窗户少得可怜,但这片地区就是他赖以生存的环境;这里也为未来计算机领域的发展播下了一粒种子。早在语言学校学习的时候,沃兹尼亚克就对数学题非常痴迷,他的妈妈不得不经常敲敲他的脑袋,让他的思绪能回到现实世界中来。13 岁那年,他在一次科技竞赛中取得优胜,竞赛内容是制作一台会执行加减法并且类似计算机的机器。他的朋友艾伦.鲍姆后来回忆起在霍姆斯特德高中时见到他的情景时说:“我看见一个人在

译注1:通常是一家人(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定义)居住,包括一个单独的后院/花园/车库(不同国家之间也有差异)。

纸上潦草地画着草图。我问:‘这是什么?’他说:‘我在设计一台计算机。’他完全是靠自学成才的。”

鲍姆对他这位同班同学不寻常的举动颇感兴趣,于是他也和沃兹一道开始到处寻找动手上机的机会。后来,通过在人才济济的硅谷找到的几个熟人,他们终于设法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分时计算机。每周三,他们俩就会逃学并和另外一个朋友一起悄悄溜进西尔瓦尼亚(Sylvania)公司的计算机房。他们编写程序让计算机实现某些功能,例如输出2的各次幂或寻找质数。他们两人怀着满腔的热情密切关注着计算机业的一举一动,一点都不亚于体育运动爱好者对自己心仪的球队的那份关注。每次当他们听到又有一款新的微机面世的消息后,就会给制造商写信(包括Digital 、Control Data 等)索要操作手册,而那些制造商一般都会满足他们的要求。手册一到,他们便如饥似渴地研读起来。通常他们会直接从计算机的指令集部分开始阅读,记录下这台计算机有多少个寄存器,怎样进行累加,怎样完成乘法和除法运算等。用这种办法,他们通过指令集就能搞清楚这台计算机的特点,使用起来是否容易上手。那么这款机型到底值不值得效仿?假如值得,据沃兹后来的回忆,他会“待在教室里编写代码,一编就是几个小时,并且从不上机调试验证。”一次,在收到关于Data General 公司生产的Nova 计算机的一本手册后,他和鲍姆便擅自决定重新设计这款机器,甚至还将他们的新设计方案寄给那家公司,想着也许Data General 会采纳来自两名高中生的设计方案呢。

“设计计算机似乎挺有意思的,”鲍姆后来回忆起那段日子时说道。“好像那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它对我们充满了无穷的魔力。我们非常开心。”在高中期间,沃兹尼亚克挤出更多的时间用于学习计算机知识,提高自己的专业技术水平;他提出的许多编程技巧每每令鲍姆对他刮目相看。“我甚至觉得那些方法可能完全是他自己想出来的,”鲍姆后来说。“沃兹尼亚克对事物总是有着独到的见解。他说,‘为什么我不能这么试试呢?’他觉得普通的设计思路不够完美,因此经常强迫自己将所有的解决方法都逐一试验后再行定夺。他一定要找到最佳方案才肯罢休。他会用尽一切办法做别人闻所未闻的事。有时,当你真正把方法逐一验证过以后,你确实能找出更好的解决办法。”

沃兹先于鲍姆从高中毕业,并上了大学。但几年以后,两人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都就职于同一家计算机公司——惠普公司。惠普绝对是一家高技术企业,主营产品是高性能计算机(和IBM 装在蹩脚机箱译注2里的机器相比,这种计算机的运算速度就像梅赛德斯轿车一样飞快)。惠普的的确确是一家大企业,沃兹感觉自己如鱼得水。虽然他已经成家,但计算机在他的心中依旧排在第一位。除了在惠普公司为计算器芯片设计算术逻辑以外,他还为Atari 游戏公司做些设计工作,他的另一个高中同窗——史蒂夫.乔布斯——供职于Atari 公司。这份副业还为他带来点“灰色收入”——比如说他在去打保龄球的时候看到一台投币式游戏机,旁边注明,只要

译注2:Caddy ,原意是保护某种介质的外壳或外套。在计算机业通常指围住硬盘驱动器的外壳,也指光盘盘片。本文中借指机箱。

分数达到一定级别,就能获得一块比萨饼的奖励。在赢得了几块比萨饼后,他的同伴不免大感奇怪,问他怎么会那么轻而易举地打通关的。“哦,那游戏是我设计的。”沃兹尼亚克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哈哈大笑。

沃兹是一个有点顽皮有时又略带腼腆的人,有时还带着点大二学生的幽默感。他在家里开设了一个“打电话听笑话”的服务,每当有人打电话过来听笑话,他就会给对方讲各种波兰笑话,好像是个笑话的无底洞。“打电话听笑话”服务并不是他从电话中得到的唯一乐趣。沃兹和乔布斯在看到1971 年某一期《Esquire 》杂志30 上关于一位名叫Captain Crunch(嘎吱船长)的传奇人物的事迹后(这个人一直致力于制造出一种蓝色的盒子,人们用这种设备可以免费打长途电话),大受启发,于是两人制作出了他们自己的“蓝盒”。他们不仅用这个设备免费拨打电话,而且还一度在伯克利大学学生宿舍挨门挨户地推销这种设备。沃兹有一次甚至想试试该盒子看能不能直接和梵蒂冈教皇通上电话;他冒称自己是亨利.基辛格,就在接通电话之前的一刹那,被梵蒂冈那一端的人识破而功败垂成。

那段时间沃兹的小日子过得滋润极了:大部分时间在惠普公司从事计算机方面的工作,业余时间依着自己的兴趣钻研些计算机的旁门左道,偶尔还打打游戏。他喜欢玩游戏,特别是电子游戏,如《Pong 》。他还喜欢打网球;就像比尔.高斯珀喜欢打乒乓球一样,沃兹尼亚克也想对网球运动产生影响,并乐此不疲。后来,有一次他对采访他的记者说:“我打球其实就是想追着球跑,赢球好像已经不那么重要了31 。”除了在打网球时有这种感觉,在钻研计算机时同样也有这样的感觉。

【责任编辑:云霞 TEL:(010)68476606】

回书目   上一节   下一节
点赞 0
分享: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读 书 +更多

数据挖掘:概念与技术

本书第1版曾被KDnuggets的读者评选为最受欢迎的数据挖掘专著,是一本可读性极佳的教材。它从数据库角度全面系统地介绍了数据挖掘的基本概念...

订阅51CTO邮刊

点击这里查看样刊

订阅51CTO邮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