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移动端

第1章 技术模型铁路俱乐部(4)

《黑客》本书更新了一些著名黑客的最新资料,包括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理查德·斯托曼和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并讲述了从早期计算机研究实验室到最初的家用计算机期间一些妙趣横生的故事。本节为大家介绍技术模型铁路俱乐部。

作者:赵俐/刁海鹏/田俊静 译来源:机械工业出版社|2011-10-20 10:52

第1章 技术模型铁路俱乐部(4)

TX-0 放在26 号楼,在二楼的电气研究实验室(RLE)里,RLE 正好在一楼计算中心(这里放有IBM 704 计算机)的上方。RLE 很像一艘过时宇宙飞船的控制室。那台TX-0 计算机(有时称为Tixo)在当时算是小型机,因为它是第一批使用手指大小的晶体管(而不是手掌大小的真空电子管)制造的计算机。尽管如此,它(还有与其配套的重达15 吨的空调设备)还是占据了房间的一大半空间。TX-0 系统连接到几根又高又细的架杆上,看上去好像是粗制滥造的书架一样,它的电线互相缠绕在一起,此外还有一排排整齐、如小瓶子般的容器,里面都插着晶体管。另一个架子上的固体金属门上,冷冰冰地标着各种规格。这几个架子对面是L型控制台,这是这艘H.G. Well 宇宙飞船的控制面板,操作员可以把胳膊肘或资料放到它的蓝色台面上。L型控制台较短的一侧立着一台Flexowriter 电传打字机,它很像专用打字机,其底部固定在军灰色的支架上。上方是一个个箱子形状、涂成公共设施那种黄颜色的控制面板。面向操作员的箱子侧面有几条标准刻度,还有几排四分之一英寸的灯闪烁不定,另外还有一些钢制拨动开关,大小要比米粒大一些。最妙的是,还有一台圆形、呈烟灰色的阴极射线管显示器。

TMRC 的人一下子被震住了——这台机器不使用数据卡片。用户首先要用那台Flexowriter 电传打字机(旁边的屋子里还有几台同样型号的电传打字机)将程序“打”到一根很长很细的纸带上,然后用读取器将纸带上的程序读入计算机,接着就可以坐在那里等着程序运行完。如果程序出了问题,你马上就会知道,并且可以利用某些开关或通过检查哪些灯正在闪烁来找到错误。这台计算机甚至还有一个音频输出装置:程序运行的时候,控制台下方的扬声器就好像一个未经调谐的电风琴,用带有杂音的音符播放一段乐曲。这件“乐器”上的和弦随着每一微秒读取的数据而变化:在熟悉了这段曲调之后,你甚至可以听出你的程序已经运行到哪一步了。即使Flexowriter 打字机那噼噼啪啪的噪声再嘈杂(这些声音可能会让你觉得自己正置身于一场机枪激烈交火的战斗中),你也一定要辨别出那些声音。

更加令人惊喜的是,由于计算机提供了“交互式”的功能,并且用户似乎可以有一段时间自己操作这台TX-0,因此你甚至可以在计算机旁边修改程序。这太不可思议了!

世上绝对没有任何方法可以让考托克、桑德斯、萨姆森和其他黑客远离这台计算机。幸运的是,TX-0 计算机旁边似乎没有像IBM 704 计算机周围弥漫的那种官僚作风。没有多管闲事的牧师。负责TX-0 的技术员是一位精明、满头白发的苏格兰人,名叫约翰.麦肯锡。虽然他的职责是确保研究生和那些参与政府或企业资助项目的人能够正常上机,但他也默许TMRC 那些开始在电器研究实验室转悠的人使用这里的TX-0 。

萨姆森、考托克和一名叫鲍勃.瓦格纳的大一学生很快就发现,一天当中到26 号楼来的最佳时间就是晚上,因为任何正常的人都不会按每周五贴在RLE 实验室空调旁边的上机预约单所写的那样在这个时候跑来上机一个小时。针对TX-0 计算机有一条规定,那就是要24 小时开机——当年,如果计算机整晚闲置,就属于极大的浪费。此外,一旦关机,重新启动计算机的过程非常麻烦。于是TMRC 的黑客(不久之后,他们就自称为TX-0 黑客了)就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来适应这台计算机。他们尽可能地占用所有大段上机时间,但同时也不放过“零星的时间”——他们在夜里也常常抱着一线希望到实验室来看看,希望某个预定了凌晨3点时间段上机的人还没来……

“哦!”假如到了上机时刻表上安排给某人的时间,但他还没有来,再过一两分钟后,萨姆森就会高兴地说:“这点时间绝不能浪费!”

这种时间好像从未浪费过,因为黑客们几乎无时无刻不在那里等待这样的机会。假如他们没有在RLE 实验室等着天上掉馅饼,那么他们就会在TMRC 隔壁的教室里(也就是Tool Room)玩萨姆森发明的有点类似于Hangman 猜字的游戏,该游戏名为Come Next Door 。他们一边玩儿一边等待着在TX-0 旁边的眼线来报告,看是否有人该来上机但却没来。黑客们建立了一个情报网,让这些眼线提前告诉他们哪段时间计算机可能会空闲。假如某个研究项目没有及时准备好程序,或者某位教授病了,那么这份情报就会被送到TMRC,而黑客们便可以坐到TX-0 前,屏住呼吸,准备一头扎进控制台后面的世界里。

虽然杰克.丹尼斯原则上负责实验室的运转,但当时他还有教学任务,并且愿意将业余时间拿来编写TX-0 运行的程序。丹尼斯扮演着黑客们慈祥的教父这样一个角色:他会亲自向他们简单地介绍一下这台计算机,指点他们朝着某个方向努力。每当看到黑客们异想天开的程序代码,他总是忍俊不禁。丹尼斯对管理工作一点也不感兴趣,因此他很高兴地把管理大权交给约翰.麦肯锡。麦肯锡早就看出,TX-0 提供的交互式功能可以产生一种全新的编程方式,而黑客们正是摸着石头过河的那批先驱。因此他并没有制定太多的规矩去规范上机行为。

1959 年宽松的氛围对那些迷途的人来说是非常宽容的。像彼得.萨姆森这样的科学迷,他们总是对一切东西都感到好奇,他们会探索MIT 每间实验室中的未知迷宫。空调的噪声、声音输出装置以及Flexowriter 电传打字机的声音都会吸引这些探索者,就好像小猫探头探脑地窥探篮子里的线团一样,他们也会伸长脖子朝实验室内东张西望,想探个究竟。

彼得.多伊奇就是这样的人之一,他不属于这个实验室。早在发现这里有台TX-0 计算机前,多伊奇便已经对计算机深深地着迷了。最初,他随手捡了一本不知谁扔掉的手册,介绍的是一种专门用于计算的晦涩难懂的计算机语言。书中有关计算机指令的某些规律吸引了他:他后来说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艺术家发现了最最适合他的那种创作方法,那是一种自己也说不清楚的、超越一切的认知能力。这里就是多伊奇的舞台。多伊奇努力写出了一小段程序,并用某个牧师的名字预定了上机时间,在计算机上运行自己的程序。仅仅几周的时间,他的编程能力便已脱胎换骨了。那年他才仅仅12 岁。

多伊奇性格内向,数学能力出众但对其他事情没有自信。他因缺乏运动而体重远远超过正常标准,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一名高智商的实干家。他的父亲就是MIT 的一名教授,多伊奇正是利用这一点优势得以随意出入各个实验室。

他能对T X-0 感兴趣确实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他头一次踱进这间小小的“Kluge Room”(“Kluge”是一件造得不怎么好看的设备,但是运转起来却没有问题,这让人觉得有些不合逻辑),这里有三台没有和计算机相连的Flexowriter 电传打字机,可以用这几台打字机将程序“打”到纸带上以便随后输入到TX-0 计算机中。多伊奇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别人怎样将程序“打”到纸带上,然后连珠炮似地向这个可怜的家伙提了一连串的问题,都是关于隔壁房间看起来怪怪的那台小型计算机的。然后,多伊奇径直走向那台TX-0 计算机并仔细地端详起来,还将它与其他计算机的不同之处记录了下来:这台计算机体积更小,它有一台CRT 显示器以及其他精致的设备。于是他当即决定要做进一步的行动,就好像他理所当然应该这么做似的。多伊奇拿了一本手册,并且没有多久,他谈起计算机来便头头是道,让别人不得不刮目相看。最后,他终于获批可以在晚上和周末到此上机,编写他自己的程序了。

【责任编辑:云霞 TEL:(010)68476606】

回书目   上一节   下一节
点赞 0
分享: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读 书 +更多

超级网管员——网络基础

本书全面系统地概括了计算机网络的基本理论,详细阐述了OSI模型与网络协议、网络规划与综合布线、对等网络与服务器/客户端网络、Intranet服...

订阅51CTO邮刊

点击这里查看样刊

订阅51CTO邮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