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移动端

第1章 技术模型铁路俱乐部(3)

《黑客》本书更新了一些著名黑客的最新资料,包括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理查德·斯托曼和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并讲述了从早期计算机研究实验室到最初的家用计算机期间一些妙趣横生的故事。本节为大家介绍技术模型铁路俱乐部。

作者:赵俐/刁海鹏/田俊静 译来源:机械工业出版社|2011-10-20 10:52

年前最后一场技术盛宴 | 1月27日与京东、日志易技术大咖畅聊智能化运维发展趋势!


第1章 技术模型铁路俱乐部(3)

只要有可能,萨姆森和其他人就会带着他们的插线板偷偷溜进EAM 机房,尝试着用机器来跟踪隐藏在地下的交换机。还有一件同样重要的事,那就是他们看到了机电式计数器的功能,并把它发挥到了极致。

1959 年春天,MIT 开设了一门新课程。这是大一新生可以参加的第一门计算机编程课程。授课老师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人,一头爆炸式的头发,胡子也是乱蓬蓬的,他就

译注4:卡尔.桑德堡(Carl Sandburg),1878—1967 ,美国作家、诗人。他一生曾三次获得普利策奖,其中两次是因诗歌获奖。

是约翰.麦卡锡。麦卡锡本人是一位数学大师,也是一位典型的心不在焉型教授。校园里有不少这方面的传言,说他常常在别人向他提问后几小时、有时甚至是几天才会突然给你解答。如果他在走廊上碰到你,不跟你打招呼便用机械而准确的措辞开始滔滔不绝,就好像你们之间的交谈刚刚停顿了不到1秒而不是一个星期。不过他迟来的解答通常都能切中要害,精彩绝伦。

麦卡锡是少数几个以全新的方式使用计算机进行科学调查的人之一。他将自己的研究领域命名为“人工智能”(Artifical Intelligence,AI )。这一名字中似乎透露出麦卡锡本人的一种略显傲慢的味道,这毫无疑问是其研究领域驳杂并且在研究过程中与大家观点相差甚远的根源。其实,他认为计算机可能非常聪明。即使在MIT 这个散发出浓郁科学气息的地方,绝大多数人还是认为他的想法过于荒谬:他们认为计算机虽然在处理海量数字运算和导弹防御系统(MIT 最大的计算机——Whirlwind便是专为SAGE 早期预警系统而建造的)方面功不可没(即使它多少有些昂贵),但他们对那种认为“计算机本身也是科学研究的一个领域”的观点嗤之以鼻。在20 世纪50 年代末,计算机科学还没有正式成为MIT 的一个系,麦卡锡和其他研究计算机科学的同事都隶属于电气工程系,只有这里才开设这样一门课程(课程编号是641),就在1959 年的春天,考托克、萨姆森和另外几名TMRC 的成员都选修了这门课程。

麦卡锡在IBM 704(即那台巨型计算机)上主持着一个庞大的项目,他们想赋予这台计算机下国际象棋的非凡本领。在乐于对处在萌芽阶段的人工智能领域品头论足的批评家看来,这个项目只不过是说明约翰.麦卡锡等人盲目乐观的一个典型示例而已。但麦卡锡本人却对计算机能够做些什么有着自己的见解,让计算机下象棋只不过是个开头。

吸引考托克、萨姆森以及其他人的不是计算机的发展前景,而是眼前的那些有趣的东西。他们想学习怎样才能让这些机器运转起来。尽管麦卡锡在讲授编号为641 的课程时屡屡谈到的新出现的LISP 编程语言确实十分有趣,但更吸引他们的还是编写程序本身,还有当你从“牧师”那里取回机器自己打印出来的程序,花上好几个小时看看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或怎样编程效率才能更高时,你所体会到的那种美妙感受。TMRC 的黑客们当时正在想办法进一步利用IBM 704 计算机做些什么(不久,该计算机便升级为更先进的709 型)。考托克等人想方设法找到了不少上机时间,他们每每在凌晨时到计算中心泡上几个小时,和“牧师们”也渐渐熟悉起来,最后,他们终于得到恩准,可以按下这台计算机上的几个按钮,观看计算机运行时闪烁的灯光。

MIT 某些可以接触到IBM 704 的资深人士或在“牧师圈”有熟人的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明白IBM 计算机的几个不传之秘。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其中几名程序员(也是麦卡锡手下的研究生)甚至写了一个利用那一排点点灯光的程序:该程序控制灯光的明暗变化,看上去好像一只小球从右侧向左侧滚动;假如操作员在合适的时机拨动开关,灯光的运动方向便会反转——这绝对就是一只计算机乒乓球!毫无疑问,这就是你要拿来在同伴面前炫耀的那种东西,而你的同伴一定会看一看你在程序中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要想在编程方面出类拔萃,某些人可能会想方设法用更少的指令完成同样的任务——这样的努力确实很有必要,因为当时计算机的内存非常小,不可能同时装入很多条指令。约翰.麦卡锡就曾经见过他那些使用IBM 704 计算机的研究生打算改进自己的程序以便将指令条数减到最少,并将程序压缩,这样只需把较少的卡片输送到读卡机里面就行了。这些人往往为了能够省下一条或两条指令而废寝忘食。麦卡锡常常将这些学生比做滑雪爱好者。他们从“将代码效率发挥到极致”的精神中得到的快感就像狂热的滑雪爱好者从山坡上飞驰而下时体会到的那种感觉。因此,在不影响输出结果的情况下使用尽量少的代码进行计算机编程,便被称为“program bumming ”。你会时不时地听到有人喃喃自语:“也许我还可以再少用几条指令,这样我只需三张而不是四张八进制修正卡就够用了。”

1959 年,麦卡锡的兴趣从象棋转移到一种新的与计算机交互的方式上,这种全新的语言就是“LISP”语言。阿伦.考托克和他的朋友们迫不及待地接手原来的象棋项目。他们在IBM 的批处理计算机上,开始了训练704 型、后来的709 型甚至更往后的7090 型下象棋的漫漫征程。最后,考托克的小组成为整个MIT 计算机中心计算机用时最大的一群用户。

不过,使用IBM 计算机仍然会给人以挫败感。送入数据卡片后必须经过长时间的等待,没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了。哪怕你只在某条指令中输错了一个字母,程序也会完全崩溃,你必须重新再执行一遍上述过程,一步都不能少。此外,计算中心的氛围中还弥漫着各种条条框框,并且这些沉闷的条文有日益增多的趋势。绝大多数规定都是用来防止狂热的年轻计算机爱好者(如萨姆森、考托克和桑德斯等人)碰到计算机的。所有规定中最不容置疑的一条就是任何人都不允许碰到或乱动计算机。当然,这正是S&P 小组的成员宁可放弃一切也要做的事,这些条条框框简直把他们气疯了。

有一名“牧师”(实际上属于低级别的助理牧师)在他值夜班的时候格外认真地执行这条规定,于是萨姆森设计了一条计策,让他不大不小地尝了点苦头。一次在埃里的废电子器件商店闲逛的时候,他偶然发现了一块带几个破旧电子管的电路板,和IBM 计算机里面的一模一样。一天夜里,还不到凌晨四点,那位助理牧师有事出去了几分钟,当他回来的时候,萨姆森告诉他这台计算机死机了,但他们找到了问题所在,然后他拿出从埃里捡回来的那块破破烂烂的旧IBM 704 计算机电路板。

这名助理牧师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你……你从哪儿拿的?”

萨姆森大大的绿色眼睛此时放射出激动的光芒,他慢吞吞地指了指计算机架子上的一块空位,当然,这里从来也没有放过任何电路板,但这块地方看上去好像确实少了点什么东西。

助理牧师倒吸一口凉气,他的表情痛苦不堪,他默念着求上帝宽恕自己。毫无疑问,他眼前一定闪现出未来从他的薪水中扣掉100 万美元的可怕情景。后来,在他的上级主管(一位高级“牧师”,对TMRC 那帮机灵鬼的想法略知一二)把当时的情况向他分析了一遍以后,他才放心。

黑客因不让他们接触计算机而逐渐滋生出了愤愤不平的情绪,感受到这一点的管理员绝不止这位助理牧师一人。

………
一天,TMRC 以前的一位成员,现在已经成为MIT 的一名教师的黑客回俱乐部来参观,他的名字是杰克.丹尼斯。20 世纪50 年代初,他还是一名本科生的时候便为铁路模型的底层设计付出了大量心血。丹尼斯当时正使用一台MIT 刚刚从林肯实验室(MIT 下属一个专门开发军用设备的实验室)接收的TX-0 计算机,这台计算机是世界上第一批使用晶体管的计算机之一。林肯实验室此前专门用这台计算机测试另一台大型机——TX-2 。TX-2 的存储器极其复杂,只有用这台专门建造的同宗兄弟计算机才能找到它的毛病。现在,这台计算机的最初任务目标已经完成,因此这台价值300 万美元的TX-0 便被运送到此,“长期租借给”MIT 使用。显然,林肯实验室的人根本没有设置归还日期。丹尼斯专门到此,想问问TMRCS&P 小组的成员是否有兴趣看一眼这台计算机。

【责任编辑:云霞 TEL:(010)68476606】

回书目   上一节   下一节
点赞 0
分享: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读 书 +更多

Visual C++编程从基础到实践

Visual C++ 6.0是Microsoft公司的Visual Studio开发组件中最强大的编程工具,利用它可以开发出高性能的应用程序。本书由浅入深,从基础到实...

订阅51CTO邮刊

点击这里查看样刊

订阅51CTO邮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