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移动端

徐 宥 掉进读书的兔子洞(6)

《我是一只IT小小鸟》是一群IT小小鸟用自己的成长故事,告诉在校的师弟师妹们:青春太宝贵,千万别浪费;要想不浪费,万事早准备。本节说的是徐宥--掉进读书的兔子洞。

作者:胡江堂来源:电子工业出版社|2009-09-09 12:00

面试题怎么还是那么熟悉

我10月份的时候给 Google 投了一份简历,很快在11月份就被拒了。而我的搭档李获鼎在签了 IBM Offer 的第二天,却收到了 Google 的面试邀请(我相信凭他的实力,如果晚一天签 IBM,他现在也应该在 Google 了)。我听了之后觉得很奇怪,按说我们两个,做的项目是一样的,学的科目也一样的,写的简历互相也看过,背景也都差不多,我被拒了,他被邀请去面试了,我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我的不服气,反应在行动上,就是每天上网看 Google 中国最近又招了几个人、怎么招的。那时候互联网上盛传的故事是一个人给李开复用很多不同的邮箱发邮件,以保证简历能够万无一失到达,结果瞬间被录用了。这个故事的内容和合理性放在一边,我对故事主人公的精神很感兴趣。我觉得我也可以再试试,说不定坚持就是胜利。正好那个时候,Google 的一些副总裁到北大有个宣讲活动,说好了现场接收简历的。我从当时在北大的女友那里得到了这个消息,回来把简历梳理了一下,让她帮忙打出来,又交了一次。这一次,简历直接交给了某个副总裁,成功了!几周后,Google 中国的 HR 就给我打电话,安排机票和宾馆,让我去北京面试。

面试的过程其实平淡无奇,题目不是《编程珠玑》上的,就是《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上的,再不然就是网上贴出来的。我个人感觉,面试题就那么多,多做做基本上就了然于胸了。我从找工作一开始,就做了个有心人,每天都上网看面试题。 这次面试前,我又把《编程珠玑》这些书复习了一遍。同时我知道自己在面向对象编程方面很欠缺,又看到有面试过的人说面向对象也考,就顺带看了《设计模式》。我还比较有心,花了几个晚上,捣鼓了一个移植于 Mac 的、基于 MVC 的可以当场演示的 Java 小游戏,面试当天我还给面试官演示了这个小游戏的架构和用到的设计模式,这样,我感觉,自己面向对象开发方面的弱点就让这个小游戏的演示给弥补了,面试官也一致说好玩。

很快,四轮面试结束后,HR带我去见李开复博士。李开复博士是个风趣的,或者说很善于观察人的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半调侃的"小伙子,我们 Google 不能解决北京户口啊",我承认当时的确穿得很民工,因为网上说Google 是个很随意的公司,我是继续以凉鞋装备和鸟巢一样的头发去面试的,但是我还真的不是为了北京户口才去 Google 面试的:。我之前也做了一些功课,了解了一些李开复博士早年做的工作,所以谈话进行得很顺利。说了一会儿后,我就抛出了为什么 Google 拒我一次又让我再面试这个问题,他说这事情还很罕见,要是我再网申,基本上简历是不可能浮出水面的, 因为数据库里面已经有标记了,不过我这样二进宫算是精神可嘉。这时候我才回忆起面试的一个MM手上拿的简历,的确是我第二次提交书面简历的复印件,而不是网申的打印版,可见还是坚持再投一次好(这个坚持,我也是和搭档李获鼎学到的,IBM 二面就有拒他的意思,他要求面试官再给一次终面的机会,结果他的终面刚结束,面试官就和他握手恭喜他加入 IBM 了,所以面试这个事情,坚持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当天和李开复谈完出来,HR 冲我笑笑,握握手,说,就你和他谈的时间最长。我基本上知道,这个事情成了。

误打误撞,选择了出国深造

在找工作的同时,我出国的事情也没闲。我觉得直接靠寄材料申请计算机希望渺茫(我先前直接申请了几家数学和计算机,都是拒信飞飞),所以我就押宝在套磁上。在寒假之前,我就觉要写篇有点质量的论文发表一下,才能让申请材料有分量,否则招生的未必看得上我这个数学系的、没有任何计算机背景、成绩又不特别顶尖的学生。于是,我就回忆以前乱读的一些论文集和书,再找看有没有最新的值得跟的工作。就这样不着边际地乱找,还真的就碰到了一个感兴趣的题目、一个不大成熟的想法和一个正在征稿的会议。于是,我迅速地开工。凭着数学功底、编程功底和 LaTeX 熟练程度,几天就完成了文章主要结果和写作,然后就是写程序、做实验,并且不断地改很烂的英语写作。我的运气很好,选择的题目也不是很难,所以七天之后,我压着截至时间前几分钟,把文章提交了。2005 年的 LNCS 还是被 SCI-E 索引的,所以我觉得这篇论文分量还可以,更新了自己的简历,一边准备考研,一边开始和美国的教授套磁。

我现在的导师 Yixin Chen 是一个非常杰出的年轻教授(科大少年班出身),我和他套磁的时候,他刚刚从事教职,因此很需要学生。我之前给他发了几封信,有过短暂的接触。到了4月15日美国大学招生的截止日期前几天的时候,他的另一个原来录取的学生因为某些原因去不了了。因此,当时他就联系我了,告诉我说,我可以过来美国读书,做他的 Research Assistant。那时候我还在等 Google 中国的 Offer。Dr. Chen 就对我说:"拿 Google 的 Offer 不难,我也拿过。 你读了书以后也可以拿美国 Google 的 Offer ,但来美国读书的机会就这么一次。"那时候我想问题并没有现在这么深刻,加上比较想去北京,因此一直犹豫不决,还在催 Google 的 HR 快发 Offer,心想你们哪个 Offer 先到我就从了哪个算了。我父亲、我叔叔都不含糊,一个一个地轮番教育我,加上我导师后来说了上面这番话,我就不再犹豫,承诺他我一定接受这个 Offer。接着,我告诉了 Google 的 HR,说我不去了。就这样,我所有的自己认真谋划、认真准备的路都没有走,反而最后通过误打误撞和套磁,来到了美国。

【责任编辑:董书 TEL:(010)68476606】

回书目   上一节   下一节
点赞 0
分享: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读 书 +更多

公钥基础设施PKI及其应用

公钥基础设施PKI(Public Key Infrastructure)是利用公钥概念和加密技术为网上通信提供的符合标准的一整套安全基础平台。公钥基础设施能为...

订阅51CTO邮刊

点击这里查看样刊

订阅51CTO邮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