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移动端

辜新星 时刻调整方向:找到人生的蓝海(2)

《我是一只IT小小鸟》是一群IT小小鸟用自己的成长故事,告诉在校的师弟师妹们:青春太宝贵,千万别浪费;要想不浪费,万事早准备。本节说的是辜新星--时刻调整方向:找到人生的蓝海。

作者:胡江堂来源:电子工业出版社|2009-09-09 11:31

年前最后一场技术盛宴 | 1月27日与京东、日志易技术大咖畅聊智能化运维发展趋势!


本科四年 定调:大一有点瞎忙,而后自己做主

大一我是社团狂

2002 年,我考入北京大学计算机系。能进入梦寐以求的大学,学习我当时觉得最酷的专业,自然非常高兴。进入北大后,我就一心追逐起自己梦想中的大学生活:加入了校团委社团文体部,跟着一帮虽然只比我高一两届但说话做事明显成熟很多的师兄师姐们,忙着认识各个学院的朋友,忙着办各种文艺晚会,忙着管理北大超过100个学生社团;拿了把吉他就拉人组成表演团体,参加了北大校内最火的新生文艺汇演,在北大百周年讲堂的舞台上过了一把主唱瘾;成为了学院团校的积极分子,每期不落地参加所有的活动;还担任了团支部的职务。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大一期间,我每周光各种例会就有三个半。然而,大一也是学习压力最大的时期,不仅各种基础课程数量多、难度大,而且几乎所有的新生都要面临转变学习方式以适应大学学习的问题。所以,我当时的生活特别紧张,任何时候的感受都是一个字:忙。

很快,瞎忙的结果就白纸黑字地送到我的面前,我的"高等数学"期中考试只考了不到80分。一纸惊醒梦中人,我突然意识到,我曾经梦想的自由自在的大学生活,也不是那么无拘无束,至少还有分数这样的硬指标在衡量着我的前进或退步,提醒我不要迷失方向。在初高中,我从老师、父母那里听到了太多次一个美丽的"传说":现在努力学习吧,过了高考,一切就都解脱了,大学将是你自由发展的天堂。现在看来,事实要让很多将这"传说"当作最后一根稻草的高中生失望了。

大学的确提供了非常丰富的能力培养机会和广阔的个人发展空间,但归根结底,学习和进步才是大学的主题,荒废其中任何一个都不能让大学生活过得充实而完整。

好学长赐我财富

既然已经觉醒,那就改变吧。我开始把大量精力投入到课程学习上:像高中一样进行课前预习,增加了课后自习的时间,每天都在三教或图书馆待到关门。但是,我仍然感觉时间不够用,学习的时候总感觉各种事情纷至沓来、压迫我的大脑,巴不得能并行作业同时完成若干件任务。我很困惑,跟一个同样做学生会工作的师兄聊天诉苦,谈我面临的问题。他很干脆地给了一个建议:做好短期时间规划。具体而言,要把每天把要做的事情分成A、B、C、D四类:

A--紧迫且重要;B--重要不紧迫;C--紧迫不重要;D--不重要不紧迫。

然后按顺序为每件事情安排一段专属的处理时间。关键的是,一定要在专属时间内专心致志地做好当前的事情,不受其他任务的干扰,这样才能提高效率。

这是我从学长那儿获得的第一笔真正意义上的财富,立刻从善如流,受益匪浅。大学期间,我每年都能获得奖学金,并且因为良好的学生工作表现,获得了北京市三好学生、北京大学优秀学生干部等荣誉。

理解专业,痛并快乐着

最早接触计算机是在小学毕业的暑假,被家人送到市科委的计算机培训班。说是计算机培训,其实就是一帮小孩在386 的电脑上学五笔,用当时算是先进的Windows 3.1操作系统。即便如此,计算机也让我大开眼界。当时我最喜欢的当属最流行的指法练习软件TT和Windows 自带的扫雷游戏,看着不断掉下的单词块被击碎或是鼠标轻轻一点就消去一大片方格,心里总会大呼过瘾。等到初中毕业有了自己的奔腾Ⅱ电脑,就不满足于玩玩游戏了,开始各种折腾。那时候最喜欢做的是优化系统性能,各种电脑相关报刊上的系统优化方法是我的最爱,从调整虚拟内存、优化注册表到更新驱动、刷BIOS,危险的、不危险的全都要亲自动手尝试一下,仿佛不调整系统就慢得难以忍受一样。那时候我对计算机专业的认识基本上可以归纳为三条:用Visual Studio写程序,学习Windows系统(尤其是注册表),DIY攒机。甚至在大一回答一份关于课程设置的调查问卷时,我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我在建议一栏里写上了:开设Photoshop课程--真土啊!囧

转变的过程漫长而艰难。当大一下学期开始增强对编程的要求时,我缺乏编程基础的弱点就明显暴露出来。加上身边还有不少熟悉编程语言甚至有过计算机竞赛经验的同学,我跟他们的差距就越发明显:常常自己调试半天找不出Bug所在,而有经验的同学一眼就能告诉我答案。有差距,就要追。怎么追--

买书,编程的,大部头,很多。从编程语言到编程风格,再到数据结构和算法,几乎每本书我都是从头到尾抱着仔细读完的。

坚持在读书的时候把代码一行行亲手敲出来并编译通过。这种学习方法很需要毅力,毕竟当你看着书上的代码觉得很容易懂的时候往往懒于动手,但也只有动手才能发现各种问题,比如用C++写class总是忘了最后的分号,缩进不一致导致少写一边大括号,等等。

提前做知识储备。在学习编程技术的时候,我还提前了解了一些编译器和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知识,对于我理解程序的运行和性能的瓶颈有了很大帮助。

贵人指路,事半功倍。CSDN、Joel On Software等网站上的程序员,他们在博客上无私分享的心得和在论坛提供的及时帮助不仅让我获得了知识,也给了我极大的鼓励,让我能坚持艰苦的学习。

我和侯捷老师的忘年交

尤其让我难忘并受益颇深的是台湾的侯捷老师。当我大二开始学习Windows编程时,无意中访问到了侯老师的网站,在这里,我非常惊异地发现,侯老师公布了他的畅销书《深入浅出MFC(第二版)》的PDF全文。当时我知道国外有些作者如Bruce Eckel,会把自己的书的电子版无偿地提供给所有需要的人下载,但是在国内,尤其这样一本如此出名的畅销书,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作者将全文贡献出来。我立即下载了这本书,开始随着侯老师的笔触进入Windows编程的世界,并大胆地给侯老师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表示感谢。没想到侯老师很快给了我回信,向我询问大陆尤其是北大的计算机教育方式,并且鼓励我踏踏实实地打好基础 ,而不要被层出不穷的新技术遮蔽了视线。我很难想象这样一位翻译、写作的名家在工作繁忙之中能抽空回信,而且态度谦和平易,心里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后来,我跟侯老师聊了我的困惑,包括如何学习计算机,以及如何取舍出国和保研,侯老师则侃侃而谈,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给出了建议。再后来,侯老师与我在北京见了几次面,为计算机系的同学开了一次讲座,还饶有兴趣地"旁听"了一节"数据结构"课程,我也协助侯老师翻译了《C++ Primer》等书籍。不管是什么形式的交流,侯老师总像个稍微年长的朋友,风趣平和,并且十分乐意把自己的感悟和经验与人分享,这种宝贵的态度正是我以侯老师为目标需要继续学习的地方。

生活需要忘年交

袁 岳

我把年龄相差12~15岁以上并成为朋友的人称为忘年交,基本上指的是与不是同一时代的人交往做朋友。我把与年长于己者交往称为上行忘年交,与年幼于己者交往称为下行忘年交。

忘年交的价值我称之为"纵向经验突破"。我们一般人多与同年横向交流经验(通常那是最为人乐于或者自然接受的一种模式),而与上辈和下辈之间缺乏自然、平等、放松、随意的交流。这是代际的自然差别效应,同时也导致了代际分隔与冲突。忘年交则在心理上接受与自己有显著年龄差异者为平等的交往对象,从而改变了双方间经验、信息、知识的差距,增大了交流的信息量并提高了双方对彼此意见的认可度,因而显著地减少了矛盾。除此之外,忘年交还增加了对交往对象产生代际文化影响的可能性,冲淡了代沟色彩。

忘年交提出了一个跨代学习模式的问题。忘年交的数量与水平,在一定程度上的确是个人纵向学习能力的一个重要标志,也是个人亲和性与表现魅力的重要指标。

【责任编辑:董书 TEL:(010)68476606】

回书目   上一节   下一节
点赞 0
分享: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读 书 +更多

Grails权威指南

本书译自Grails项目负责人Graeme Keith Rocher所著的“The Definitive Guide to Grails”一书,着重介绍了如何在Grails框架下使用Groovy语...

订阅51CTO邮刊

点击这里查看样刊

订阅51CTO邮刊